当前位置:主页 > X生活坊 >有着 10 年历史的 Adblock Plus,单纯阻挡广告早就不是它的目标了 >

有着 10 年历史的 Adblock Plus,单纯阻挡广告早就不是它的目标了

有着 10 年历史的 Adblock Plus,单纯阻挡广告早就不是它的目标了

2006 年 1 月,广告阻挡工具 Adblock Plus 做为一款业余专案作品诞生了。10 年后,它执行在上亿台活跃设备上,给线上广告行业的带来了不少麻烦,但也让很多用户爱不释手。

对于 Adblock Plus 的老用户来说,大家心中的 Adblock Plus 可能还是那个单纯的广告阻挡工具,但事实上,Adblock Plus 在 10 年间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它的愿景早已不是阻挡广告那幺简单粗暴。现在的 Adblock Plus 不但给「可接受的广告」开了白名单,还在筹备一个名为 Flattr Plus 的新产品,以期待能让网路上的各个利益相关方以一种可持续的方式和谐共处。

从业余项目到上

在 2006 年 1 月发布之后,Adblock Plus 只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成了 Firefox 浏览器上被下载最多的外挂程式。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Adblock Plus 虽然用户越来越多,但并没有以公司化的方式运营,而只能算是开发者 Wladimir Palant 的业余专案。随后,这款产品又一步步扩展到 Google Chrome、Safari、Opera、Internet Explorer、Android、iOS 等多个平台,用户数自然也不断上涨。

有着 10 年历史的 Adblock Plus,单纯阻挡广告早就不是它的目标了

Adblock Plus 亚洲区域负责人 Vicky Yu 表示,相比用户数量,Adblock Plus 更多的是计算有多少活跃装置。现在,Adblock Plus 全球的活跃装置有 1 亿部,这其中的 500-600 万在中国。

随着 Adblock Plus 在用户层面的影响逐渐变大,它在赢得讚誉的同时也引发了不少争议。这种阻挡广告的方式虽然让使用者更舒服了,但却让网路上靠广告获取收益的人受到了伤害,以至于一部分人开始把使用广告阻挡工具的用户称为盗窃者,甚至认为这种做法是不道德的行为。与此同时,网站的开发者们也开始反击,比如禁止使用广告阻挡工具的使用者访问网站上的内容、设置付费墙等。

做为 Adblock Plus 项目的维护者,Wladimir Palant 慢慢也开始意识到这个项目对网路上的内容生产者带来的负面影响,对所有广告一刀切的模式并不利于独立版主、艺术家和中小型网站的可持续发展,于是「可接受广告」的标準随之诞生了。

有着 10 年历史的 Adblock Plus,单纯阻挡广告早就不是它的目标了

一场轩然大波:从阻挡广告到放行可接受广告

对于 Adblock Plus 来说,2011 年是一个关键的时间点。这一年,Adblock Plus 项目开始以公司化的方式运作,整个产品的逻辑也从简单粗暴地阻挡广告转变成「追寻不一样的网上广告」。引起轩然大波的付费白名单问题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其实,当 Wladimir Palant 意识到 Adblock Plus 给网路带来的负面影响之后,就在社群中进行了一项调查:问用户为什幺想要阻挡广告?

Vicky Yu 表示,她们在做了很长时间的调查后发现,有 70% 的人都认为自己并不介意广告,也能理解网站需要透过广告获取营运资金,但之所以选择阻挡主要是因为有些广告太烦了。

既然如此,仅阻挡那些让人厌烦的广告、允许那些让人不介意的广告就成了 Adblock Plus 新的产品逻辑。可接受广告规则也随之诞生了。

在 Adblock Plus 的官方网站上,关于可接受广告的类型有详细的描述,比如不能闪烁、不能弹出、要有明显的区分等。只要满足这个规则的要求,广告就可以进入 Adblock Plus 的白名单,在用户浏览时不会被遮蔽。

看上去,Adblock Plus 这个可接受广告制度可以说是既照顾了用户,又考虑了网站营运者的感受,但由于 Adblock Plus 要向进入白名单的大型线上广告服务商收费,所以这个新规定在舆论上立马就演变成了:广告商只要向 Adblock Plus 交钱就能避免自己的广告被阻挡。

这样的传言其实给 Adblock Plus 带来很多麻烦,而且真实情况又不是这样的。按照 Vicky Yu 的说法:

    Adblock Plus 的可接受广告规则对所有的网站都是一样的,这和是否向 Adblock Plus 付费没有关係,任何网站上的广告如果想进入白名单都要满足这一套规则。对于 92% 的中小型网站来说,Adblock Plus 都是免费为他们服务,告诉营运者该如何调整网站上的广告以满足可接受广告规则的要求,进而避免被阻挡。剩下 8% 的大型网路广告服务商,Adblock Plus 确实会向它们收费,这笔钱也是 Adblock Plus 的主要营收来源。Adblock Plus 收的这笔钱更多的是服务费,而不是「过路费」。由于这些大型网路广告服务商往往有上千个页面,那幺确保这些页面上的广告都满足可接受广告规则的要求就需要 Adblock Plus 的员工付出很多精力,所以他们需要收取一定的费用。如果有社群成员举报任何广告不符合可接受广告规则,那幺它就会被从白名单中移除。

所以在 Adblock Plus 看来,这个可接受广告其实是基于一套透明的规则在运行,它并不是简单粗暴地交钱就能躲过阻挡。

有着 10 年历史的 Adblock Plus,单纯阻挡广告早就不是它的目标了

Adblock Plus 负责全球合作伙伴关係的高级经理 Job Plas 就表示:Adblock Plus 现在正在组建一个委员会,最终会把这个白名单交给不受公司控制的委员会管理。

按照目前的计画,这个委员会将会有三群人组成:

    在网路上盈利的人群,比如广告主、广告联盟、线上出版方等,这群人有 50% 的投票权;在网路上没有任何盈利的人群,比如浏览器厂商、用户社群等,这群也有 50% 的投票权;在网路上没有盈利,也不属于普通用户,但有一定特殊经验的人群,比如学术人士、产品设计者等,这部分将从完全公立的角度提供一些回馈建议。

未来,Adblock Plus 希望让委员会在用户和广告之间找到一个合理的平衡点。让白名单的营运规则更公开、透明。

不伤害网路的免费性、不伤害内容创造者

在 Adblock Plus 从遮蔽广告到放行可接受广告的过程中,他们也觉得「不伤害网路的免费性、不伤害内容创造者」是相当重要的。所以,Adblock Plus 的母公司 Eyeo GmbH 最近还和 Flattr 合作筹备了一个名为 Flattr Plus 新产品。这款产品希望让使用者可以直接支援内容创造者,并且尽量简化整个流程。

举例来说,如果我每个月花 3% 的时间看 PingWest 品玩的网站,并且愿意捐 100 元支持所有我喜欢看独立部落格,那幺 PingWest 品玩每月就可以自动从我这里得到 3 元。Flattr Plus 的演算法会根据使用者的浏览习惯自动分配捐赠的资金,当然,使用者也可以根据自己的偏好手动调整。

按照 Vicky Yu 的说法,Flattr Plus 目前还在测试阶段,她们希望未来能找到一种新方式让内容生产者和使用者都有更好的体验。

对比中国的情况来看的话,Flattr Plus 其实和微博、微信的打赏都有几分相似。总的来说,大家都在想办法让优质的内容生产者得到应该有的回报。

总结来说,现在的 Adblock Plus 团队想做的事情已经不是遮蔽广告那幺单纯,虽然一部分网路从业者从商业伦理层面考虑可能仍然不认同  Adblock Plus 这类服务,但我觉得随着这些年广告技术的发展,获取使用者资料的手法也越来越多,Adblock Plus 这类服务的存在至少提供了一种制衡的可能性。